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薇薇书屋 > 历史 > 大明家法之义海无疆 > 第二十二章

大明家法之义海无疆 第二十二章

作者:姜小堂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9-18 15:02:43 来源:本站2

这一天,若莲去客栈看柳柳,柳柳一看到若莲就委屈地大哭起来,“莲姐,谢谢你能来看我。你说,我的命怎么这么不济呀?”

若莲搂着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柳柳,别哭了,姐应该早来看你。”

“莲姐,你别这么说,我知道你忙,脱不开身,你快坐。”两个人手握着手,亲热的不得了,“莲姐,你说咱们同为女人,怎么命运差得十万八千里呀?我真羡慕你呀!”

“我?我有什么好羡慕的?我倒是一直挺羡慕你的,什么事儿也不用操心,一天到晚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就是吃吃玩玩。你看看我,一天到晚脚不沾地,连梳下头的时间都没有,整天蓬头垢面的……”

“那是以前。我那会儿也是表面光鲜,你看看我现在,可怎么办呀?莲姐……”柳柳又哭了起来,“老爷已经瘫在床上,眼看着就不行了。那个少爷呢,我一天到晚小心伺候着,就怕被扫地出门,结果还是没落下好下场!你们家叶勋就不一样了,他仁义又孝顺,对你更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将来也肯定错不了。”

“哼哼……”若莲冷笑一下道,“你们还是太不了解我家的那个了。林潇潇什么事至少都放在面上,我们家的那个哼哼…”若莲又摇头苦笑着,“别看他现在这样,等他父亲去了,还不知怎么对我呢?他这个人就是嘴上一套心里一套阴险着呢!”

柳柳瞪大眼睛,“不会吧?他可不像那样的人。平时见他说话办事,谦虚又得体,倒像一个正人君子。”

“你们都被他骗了!什么正人君子?伪君子!他这个人就是能装,虚伪的不行!唉,将来老爷没了,我还不得被他挤兑死!你放心他绝对不打,不骂你。还对你表面上客客气气的,就是说人话不办人事儿,软刀子杀人更狠,生生的把你怄死。就我这脾气还用他撵?自己就卷铺盖走人了。那时候我人也老了,色也衰了,又没有一技之长,靠什么活呀?你看看这就是我的下场多凄凉呀?”若莲说着自己不由伤感起来。

柳柳听着一愣一愣的,“哎呦,莲姐,怎么可能?”见若莲表情笃定的样子,又道:“你说咱们的命怎么都这么苦呀?可是我的案子还交给他了,怎么办?会不会有问题?”

“妹妹,我劝你也别抱太大希望,他怎么会向着咱们呢?潇潇可是跟他一起长大的呀!我还奇怪呢,你明明知道他们这个关系,还放心把案子交给他。”

“我哪里知道他是这样的人哪?这里的百姓都说他好,我想人言可畏,他和潇潇越是这层关系,他越应该秉公处理。全城百姓都盯着他呢,他还当着堂下百姓的面向我保证了的。”

若莲轻哼一声,“那有什么用?他就算光明正大的袒护潇潇,照样可以用手段让百姓们对他信服!所以我说他是一个骗子,能颠倒黑白的大骗子!把所有人都骗了。”

“那怎么办呀?”柳柳忧心忡忡地说。

“你的案子是不是一拖再拖,始终不升堂,不给你说法?”

柳柳连连点头,“可不是吗!我都派人催了好几遍了,始终说在调查中。还有紫娟去了这么多天了,也不把人放回来。我身边也也没有一个贴心的人使唤。”

“紫娟呀,肯定顶不住的,再过几天人家让说什么就说什么了?”

“怎么?他们还敢对她用刑?”

“即使不用刑,他们阴招也多着呢。就算是铁齿铜牙也能给撬开。”柳柳脸色有些不好看,若莲又接着说。“我可听说了一些案子的事,也没听全,他们在我跟前也不说,我就是偷听了那么一耳朵。因为咱们感情好,我才跑来告诉你的。”

“莲姐,你快说。”

“他们正想办法给潇潇脱罪,还要定你个什么诬陷罪?”

“什么?”柳柳花容失色道。“这……”

若莲见柳柳面露惊慌,已完全没了主意,便接着说,“妹妹,你早做打算吧!我们怎么能斗过他们呢?看你受了这么大的屈辱,还要被他们陷害?要不,我陪你去告御状?连叶勋一块告了!我就不信他还能一手遮天?还没有王法了呢!”

“莲姐!”柳柳已经没有心绪跟她闲聊,“谢谢你来看我。”

“都是姐妹客气什么?啊?你这是要送客。”

“莲姐,我突然想起来了,我还有点事儿。”

“那你忙你的,我就不打扰了。”若莲深表同情地拍拍柳柳的手背,“妹妹,你一定要想开点儿。”

“姐姐,慢走。恕不不远送。”

叶勋坐在书房看公文,小虎推门进来,叶勋白了他一眼,“敲门!”

小虎不情愿地退出去,敲了敲门,依然难掩兴奋地道,“少爷!少爷!”

“进来吧。怎么?证人都审完了?”叶勋很平静地说。

小虎得意洋洋的说“成了。看,在供词上画押了。”小虎扬了扬手里的供词。

“好,干得漂亮。”

“少爷,这个功劳我可不敢领。这得多亏你那个小姨。”说着,小虎忍不住低头笑笑,“我相信让您亲自审,也未必能成功。”

“她不是给证人上刑了吧?”叶勋不无担心地道。

小虎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绝对没有动他们一个手指头。”

“那就好。”叶勋放下心来,然后诡秘一笑,“他们潘家人在整人上的确都非常有一套。不过,你怎么见得我就不行?她用的是土匪的办法,我自有我的办法。”

“少爷,您还别不服气。因为这个办法只有她能想得出来。”小虎又偷偷地笑了一会儿,叶勋用眼睛瞅他,他接着说道,“那个客栈老板您可能审的出来,他为了钱犯不着。您一吓唬他。让他说什么就说什么了。要说那个容柳柳可真有钱!一下子就给他上千两银子。可那个紫鹃就没那么简单了,她从小就跟着容柳柳,对她忠诚的不得了,她紧咬牙关就是不松口,你是打不得也骂不得。您猜你那个小姨用了什么方法?”

“什么方法?”叶勋也被他勾起了好奇心。

“她……”小虎又憋不住笑了起来。

叶勋有些不耐烦了,“你有完没完了!再这样我哄你出去啊!”

小虎连忙正色道,“她用了美男计,给紫鹃寻了一个如意郎君!”

“什么?”叶勋的确没有想到。“她上哪去给她找的如意郎君呀?”

“沈文度呀!”

“他?”叶勋也想笑,但是强忍住了。

“你小姨说,女人最大的心愿就是找个好归宿,有了合心意的人,什么主仆情分都靠边儿站。她就让文度主动接近她,勾引她,打动她的芳心,然后让她就范。”

“那这次文度牺牲可不小呀!我说这两天怎么一直看不到他,文度他就答应了?我可知道他一直只中意桃儿呀。”叶勋眼里带着坏笑道。

“他不答应也得行,你那个小姨可是女侠呀!”小虎幸灾乐祸地道。

叶勋抬头看了一眼小虎道,“怎么没选你?”

“他那一身酸劲儿我可比不了。”

“我看你就够酸的!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潇潇脱罪了你能兴奋成这样?还不是想少了一个人跟你争桃儿。”

小虎搔搔头憨笑道,“少爷,您可是一直教育我们,做人要行得正坐得端,不能欺骗女孩的感情的。要不,这个案子结了,您做主让文度把紫鹃娶了吧!”

“婚姻大事,我怎么做得了主?小虎,这样就是你不厚道了。你们都喜欢桃儿那就公平竞争呀。这样算什么?”

小虎有些落寞地低下头,“少爷,我拿什么跟沈文度公平竞争呀?人家有学识,有官职,人长得也比我帅。而我呢,只不过是一个下人。如果我是桃儿我都会选他。更何况,少爷您还更器重他……”

叶勋看着他,“瞧你这满身酸味,还说人家酸?我早跟你说过我没有更器重谁,只是每个人有自己的优点,分工不同罢了。还有,喜欢一个人不关乎那些外部条件,就是一种感觉。爱情面前人人平等。”

小虎显然并不信服,但也不想跟他争辩,只是默默地点点头。

叶勋也感觉到小虎的态度,还想再说点什么时,若莲神采飞扬地来了。

“夫人。”叶勋恭敬地站起身来。“看您的神情应该进展很顺利吧?”

“旗开得胜!”若莲挑着眉道。

很少看若莲这么开心,叶勋也跟着高兴,“太感谢夫人!您是怎么做到的?”

“噢,我就是把你的这个人的品行说了一下。”若莲撇嘴笑道。

叶勋有些摸不着头脑,“我吗?我的个人品质怎么了?”

“就是阴险虚伪、颠倒黑白、杀人不见血之类的。”若莲笑道。

叶勋真是哭笑不得,“夫人,我想您对我有点误会……”

“误会什么啊?你什么人我还不知道。”

“我什么人?”叶勋还要分辩,一旁的小虎用胳膊肘撞了一下他。

小虎在他耳边小声嘀咕道,“少爷,你就别跟夫人较真了。她说什么您听着就行。”叶勋会意,便把要说的话生生咽下去。

若莲给自己到了一杯茶水,喝了一口说,“反正柳柳现在应该是撑不住了,你快派人去堵吧!晚了真溜了。”

“小虎,你马上派人去城口守着,见了林夫人就说我请她来有事商量,记住,我说的是‘请’!”

“是!”小虎接令飞快离去。

叶勋看了一眼正坐在座位上喝茶的若莲讨好道,“夫人,这次潇潇的案子,您和小姨可谓功不可没呀!”

若莲轻哼一声,突然想起什么说道,“你可千万别当面夸你小姨啊!她这个人不经夸。”

“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说了你照做就行了!她这个人本来就疯疯癫癫的,在经你一夸还不上天了?听见了吗?”

“哦,好的。”叶勋虽不明就里,依然点头应道。

城门口一位步履蹒跚的老妇人,正在接受守卫的排查。突然小虎出现在她身边,“林夫人,我家大人有请。”

‘老妇人’有些气急败坏,“我打扮成这样,你都能认出来?”

小虎一笑,“林夫人,不好意思。来人!将林夫人带走!不,是请走。”

容柳柳在屋里紧张地踱来踱去。叶勋敲了下门,推门进来,然后又把门关上。看到叶勋一步步逼近,柳柳吓得花容失色,不住的往后退,“你别过来!”

“柳柳姨,你别怕。是我。”

叶勋走近她突然‘轰隆’一声跪在她面前。

柳柳尖叫一声,“啊!你要干什么?”

“柳柳姨,我求您,放过潇潇吧!”

“你求我?”

“是呀。求您饶了他这一次。我们已经拿到了紫萱和店掌柜的口供,事情的真相我们已经了解了。”

“那你还求我?”

“柳柳姨,我知道您这样做一定有苦衷。”

“你不是想定我诬陷罪吗?你现在不是已经拿到了证据了吗?”

“不,柳柳姨。我希望您能撤诉。”

“撤诉?什么意思?”

“为了保证你与潇潇两个人性命无忧,名声无损,请您一定得帮这个忙。”

柳柳苦笑一下,“我能帮什么忙?事到如今,我是有家不能回了。我已经被你们逼得没有退路。”

“柳柳姨,如果我们想治你的罪早就治了,之所以拖到现在,就是想有一个圆满的结局,让谁都不受到伤害。”

柳柳半信半疑的望着他,“你……想救我?”

叶勋点点头。

“原来,莲姐在骗我。”柳柳似有感悟地道。

“她其实是在帮您!我们所有人都希望那些不愉快的事快点过去,还能像以前一样,一家人开开心心的。”

柳柳终于忍不住哭了,“我真是鬼迷心窍了,竟做出这种事!其实,我早就后悔了,我以前跟潇潇好,除了寂寞,也是想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要不以后我怎么办呀?可是,潇潇这个孩子从小就惯坏了,任性不说,心肠也硬的很!就像一块石头怎么捂都捂不热!我恨不得把心掏给他,可就是换不来他一点真感情!我在他心目中,连一个妓女都不如!老爷眼看就不行了,我这种情况在这个家里怎么立足?我真是寒心了,被他逼的才……”

“其实,这对潇潇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经过这一件事,他也该长大了。”

“唉?你怎么还跪着呢?快起来!”柳柳扶叶勋起来,“天宇,现在能撤诉,我当然求之不得。可是,只撤诉就行了吗?后续问题怎么办?还有潇潇会原谅我吗?他们还会让我回林家吗?”

“柳柳姨,您放心,潇潇那边有我。至于京城那边,不会有人知道的。一切还跟从前一样。只是,单单撤诉是不行的,我们必须要给杭州百姓一个交代。”

“怎么交代?要判我诬陷罪吗?”

叶勋摇摇头,“不是,但是这件事我不太好说。”

“这个时候了你尽管说。”

“嗯,您跟林老爷这几年本来就有名无实,再加上您跟潇潇早有了这层关系,不如您就委屈一下,我就做主让潇潇纳了您,您做他房里的姨娘?”

柳柳不敢置信,含羞低语道,“我……倒没什么意见,就是怕潇潇他……”

“这可由不得他了!如果这样可以的话,这个案子就好办了。您是潇潇的姨娘,因为潇潇迷恋当地名妓,与他发生口角,一时怨恨,想惩治一下潇潇,便捏造了这么一场乌龙案。虽也有诬告之嫌,到毕竟是家务事,官府不能管得太多。最多斥责几句。柳柳姨,你觉得这样可行吗?

柳柳要跪地谢恩,被叶勋扶住她,“不需如此。”

“天宇!”柳柳红了眼圈儿道,“你真是一个好人!替我们想的这么周全!莲姐的命就是比我好。”

叶勋提着一个食盒来到监狱。潇潇正隔着栅栏和隔壁的老头谈得起劲。叶勋走到跟前他们都没有察觉。叶勋看了他们一会儿,才开口喊潇潇,“林灿,我来看你了!”

潇潇正聊在兴头上,没理叶勋。“呵呵……好玩!接下来呢?”

“潇潇!”

“唉~来了!”他又对那个干瘦老头说,“一会儿再接着讲给我听啊。”

“别说你们俩聊得还挺好。”叶勋对满脸堆笑走过来的潇潇道。

“天宇,你知道吗?这个老爷爷年轻时,是赫赫有名的江洋大盗!做过许多杀富济贫的英雄事迹。我这辈子最佩服这种人了!”

“就他?还杀富济贫?他就是一个说书的!因为一些小打小闹的事,进来了。可每次放出去又会因为什么事再进来。后来一查才知道,这老头无儿无女,年纪大了,不能自食其力。跑我这儿养老来了!”

“什么?”潇潇看向老头,又委屈地转向叶勋,“他骗我!”

老头咯咯一笑,“闲着也是闲着,逗逗闷子吗?”

潇潇大度地笑了,“天宇,你听见没有?他拿我逗闷子呢?”他看见叶勋手里的食盒问“给我带的?都带什么好吃的了?”

“都是你喜欢吃的。”

“是吗?这段时间吃你们这的牢饭把我肚子里的油水都刮干净,我可得好好吃一顿。你今天怎么这么好?”看到叶勋逐渐阴沉下来的脸色,潇潇陡然变色,“难道……这是我的断头饭?”

“潇潇,对不起。我真的已经尽力了。”

“你他妈还青天大老爷呢?连自己的兄弟都救不了!眼睁睁看着我被活活冤死,你就什么都干不了?”潇潇悲愤地瞅着叶勋。

“潇潇,你要想开一点儿……”

“我都要死了,你叫我怎么想得开?”潇潇恨恨地说。

“潇潇,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了。你赶紧吃完这顿饭上路吧。我们兄弟一场,我会亲自送你的,我也是没有办法,可案子真的不能再拖了,全城的百姓都催着我结案呢。”

潇潇见叶勋也很无奈,便换了一副可怜巴巴地样子说,“天宇,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

“潇潇,你就死心吧!”

潇潇一咬牙,“好吧!真没想到我林潇潇这么年轻竟遭此劫数!真是天妒英才呀!可怜我的老父亲七十多了,还要遭受丧子之痛!天宇,虽然我将死在你手里,但咱们毕竟兄弟一场,我死后我希望你能帮我做点事儿……”

“什么叫死在我手里?还不是你自己作的?”叶勋白了他一眼道。

“那我是不是死在你的管辖的任上?是不是你无能为力只能看着我被冤死?你还委屈?我都临终遗言了,你能不能善良点!”

“你除了吃就是玩,一天天没正经,能有什么遗愿?”

“怎么?我连遗愿都不配有了?”

“行,行!你尽管说,能做到的我一定做。”叶勋一脸不耐烦地说。

“我死后,每逢过年过节你要替我给我父亲磕几个头……”

“你以前给你父亲磕过吗?你都没磕过,凭什么让我磕?”

“我如果能活下去,我天天给他磕我都愿意!”

“你早干什么了?好吧,还有吗?”

“还有……”潇潇想了想,回头看了看那个瘦老头,“这老头挺可怜的,我死后你要好好赡养他。”

“我现在不是养着他吗?”

“这也叫养?住这种地方?吃那种猪食?”

“有吃有住就不错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负担多重!自己一家老小都快养不活了。”

“行了,不用你的钱,用我们家的钱养行了吧。你每月去我们家支银子,好吃好喝给我把这老头养到终老。”

“潇潇,你们家是不是钱都没处花了?要不你连我爹一块养着吧?这老头刚才还骗你呢?你还给他养老送终?”

“我刚才是跟他闹着玩的。”老头眼睛亮亮的一脸讨好地盯着两个人笑道。

潇潇没好气地说,“反正,我就要养他!”

“好好!再没有别的事了吧?”

“还有……”

“潇潇!我劝你少操点心吧!都快死的人了!”

“你知道我快死的人,还这么没耐心?”

“好好,你说吧,快点儿!时间可不多了!”

潇潇真是欲哭无泪,“好,你还催我是吧?我记住你了!先这些吧。”潇潇捂着眼的手慢慢放下来,感慨道,“天宇,如果有来生我希望能成为像你这样的人,能文能武、受人爱戴。”

叶勋愣了一下,他看了一眼潇潇认真的表情,不由低头喃喃道,“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选择像你这样随心所欲的活着。”

“你嘟囔什么呢?”

叶勋突然意识到自己情绪不对,他振作了一下精神,“对呀!你早该这么想了。也不用非像我这样。但你的确应该学习怎么做一个真正的男人了。男子汉大丈夫,活着就应该有担当。人生哪能都尽如人意?再苦再难,作为男人我们必须撑住!是我们的责任,我们绝不能逃避!”

潇潇笑笑,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洒脱,“天宇,把饭给我!我要多吃点儿,有了力气下辈子做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叶勋冲他欣慰地点点头,把食盒递给他。潇潇打开第一层是空的,他又飞快的打开第二层还是空的,第三层依然是空的,他抬起目光困惑地盯着叶勋,“怎么回事?耍我?”

叶勋终于憋不住笑了,“我们出去再吃吧,我在外面给你准备了一桌子菜。”

潇潇有点不敢相信,“什么意思啊?”

“你没事了!”

“真的!”潇潇喜极而泣,“太好了!我自由了!我自由了!”

一旁的瘦老头着急地打断他们,“那你还养我吗?”

潇潇故意皱着眉头瞪着他不说话,叶勋笑笑,“老人家,您放心吧,他既然答应您了,我是不会让他有反悔的机会的。”

潇潇冲他做了个鬼脸,“您老就等着享福吧!”

“好,好!”老头笑得老泪纵横。

潇潇转过头来百感交集的望着叶勋,“臭小子!你敢骗我?不过,我怎么感觉跟死过一回似的。”

“知道活着有多好了吧?从今天起你就长大成人,是一个男人了!”

“行了,我知道了!干吗还不放我出去,我已经自由了!”

叶勋给他打开锁,潇潇从狱门里钻出来。他夸张的伸伸胳膊、抬抬腿,然后张开双臂就要拥抱叶勋。叶勋拦住他,“你都多少天没洗澡了?还是先洗洗再抱吧。”

潇潇鼠眼一瞪,“怎么?你敢嫌弃我?”说着,蛮横地抱着叶勋亲了起来……

“什么?她把我害得这么惨,还要我纳了她!休想!”房内潇潇听完叶勋的话,气急败坏地道。

“你小点声!这可是我给你想的最好的办法了。外面的酒席我都备好了。你若不同意,我就把你带回大狱,等待秋后执行就好了。走吧?”

潇潇没动,哀求地望着他,“天宇,我可不想再回去了。”

“这都是你自己造的孽,你就应该承受这个结果!你不知道我们这些人为了你这破案子伤了多少神?你还有脸在这里挑三拣四?”

“好,好!”潇潇讨好道,“我错了!我答应纳她了。”潇潇见叶勋脸色好转,便上前搂着他的脖子,“别说,你还真够兄弟。我曾经都对你不报什么希望的,因为像你这样迂腐的人,很可能就把我给牺牲掉了。结果,不但让我无罪释放了,还帮我纳了个姨娘。”

“那是。”叶勋憋不住笑了。

“不过,我回京后一定要好好惩戒一下这个容姨娘。我保证不打死她。”潇潇露出一副夸张的凶狠相。

叶勋一愣,知道他只是说说,便坏笑道,“反正人都是你的了,想怎样随你便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